首页 > 正文
南京癫痫医院哪家治疗专业,浙江治疗癫痫病需多少钱,上海有治好的癫痫病者吗

江西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,浙江哪家公立医院治癫痫,浙江民间偏方治疗癫痫,杭州有治疗癫痫的科医院,江西治疗癫痫症哪家医院,安徽癫痫病哪里治疗好,安徽哪家医院治疗癫痫,江西治疗癫痫重点医院,南京重点专科癫痫医院,上海癫痫哪个医院治的好

张大爷给兰医生送来锦旗,激动得几次抹眼泪。 四川新闻网 图

  原标题:66岁大爷“哭”着送锦旗 “怒”赞成都好医生

  四川新闻网10月18日消息,10月17日上午,一位头戴鸭舌帽、身着蓝色睡衣的大爷,双手捧着一面锦旗来到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。他一边抹眼泪,一边用手比划,旁边的爱人补充说,“我们要感谢耳鼻喉科兰小娇医生。”

  大爷名叫张志明,66岁,是一位喉癌患者。送锦旗为啥哭了?原来,上周六张大爷到医院安装导管时,医生态度温柔和善并为他解决了问题,让他十分感动,今天特意去医院表示感谢。

  张大爷的爱人何燕说,他们一家是温江人,张大爷今年6月底突发呼吸不畅送到医院抢救,当时就确诊为喉癌。在成都一家医院做了全喉手术,在喉部安装了导管来帮助呼吸,“当时安装的是14号金属导管,呼吸问题完全解决了,只是不能说话而已。”后来,因为要放疗,金属导管必须换为塑料导管,麻烦就从这时开始了。

  原来,医生为张大爷取出14号金属导管后,同样型号的塑料导管却因为他喉部手术形成的瘢痕挛缩无法再安上,只能选择更小的10号塑料导管。但是,10号导管偏小,无法满足张大爷的正常呼吸,而且痰液分泌比之前多许多,尤其是晚上睡觉时更觉恼火,“出不来气,整个人像要窒息。”无奈之下,张大爷只能在晚上睡觉时将内导管取出。可这样一来,新的问题又出来了,早上醒来时张大爷的喉部痰液非常多,且无法正常排出,“用吸痰器吸出来都是带血的。”

  而在白天,因要不断地吸痰,何燕每到一处都带着重达几斤的吸痰器,随时都在观察哪里有插座。一看到爱人呼吸不畅,哪怕是在地铁上,也是马上下车立即为爱人吸痰,“这种生活哪有质量啊?”全家人都希望能解决导管的问题,但一时没办法解决。

  张大爷的痛苦,让爱人何燕很无奈,“都没有希望了,没办法解决了。”

  但是,何燕又不忍看着老伴难受。上周六,何燕带着张大爷来到成都市五医院,“我们通过病友买了一个12号的导管,希望五医院的医生能帮忙安装。”夫妻俩来到耳鼻喉科住院部,当天恰好是兰小娇医生值班,“小兰医生很温柔,她马上请我们坐下,并为我们做检查。”

  何燕回忆,兰小娇为张大爷尝试安装12号导管,最初同样因为喉部瘢痕安装不成功,“小兰医生一边操作一边问(张大爷)能不能忍受,能忍受的话她再试一试。”何燕说,张大爷紧紧抓着她的手,她感觉到他有些难受,但她还是鼓励老伴再坚持一下。中途,兰小娇又安慰病人,“我再努力一下,万一不成功咱们再换回10号导管,过段时间来做个小手术就能安12号导管了。”

  后来,兰小娇又多次利用石蜡尝试安装,“用了好几种方法,大约花了半小时时间安装成功了。”何燕回忆,也就那么一两秒钟,老张脸上绽放出笑容,指着喉部跟医生比着大拇指,“他感觉到呼吸顺畅了。”

  观察两天后,张大爷觉得他不仅能呼吸了,而且晚上睡觉不难受了,白天出门也不用再带吸痰器了。

  10月17日上午,张大爷和爱人一起来到医院,他多次抹眼泪,激动得双手颤抖着将锦旗送到兰小娇的手上,双手竖着大拇指久久不愿放下。

  何燕说,让她和张大爷感动的是,兰医生不仅解决了困扰病人许久的难题,更重要的是兰医生的态度,“她一直很温柔,脸上有微笑,让我们感觉很温暖,所以我们都说她是一心为病人的好医生。”

  来源:四川新闻网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张大爷给兰医生送来锦旗,激动得几次抹眼泪。 四川新闻网 图

  原标题:66岁大爷“哭”着送锦旗 “怒”赞成都好医生

  四川新闻网10月18日消息,10月17日上午,一位头戴鸭舌帽、身着蓝色睡衣的大爷,双手捧着一面锦旗来到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。他一边抹眼泪,一边用手比划,旁边的爱人补充说,“我们要感谢耳鼻喉科兰小娇医生。”

  大爷名叫张志明,66岁,是一位喉癌患者。送锦旗为啥哭了?原来,上周六张大爷到医院安装导管时,医生态度温柔和善并为他解决了问题,让他十分感动,今天特意去医院表示感谢。

  张大爷的爱人何燕说,他们一家是温江人,张大爷今年6月底突发呼吸不畅送到医院抢救,当时就确诊为喉癌。在成都一家医院做了全喉手术,在喉部安装了导管来帮助呼吸,“当时安装的是14号金属导管,呼吸问题完全解决了,只是不能说话而已。”后来,因为要放疗,金属导管必须换为塑料导管,麻烦就从这时开始了。

  原来,医生为张大爷取出14号金属导管后,同样型号的塑料导管却因为他喉部手术形成的瘢痕挛缩无法再安上,只能选择更小的10号塑料导管。但是,10号导管偏小,无法满足张大爷的正常呼吸,而且痰液分泌比之前多许多,尤其是晚上睡觉时更觉恼火,“出不来气,整个人像要窒息。”无奈之下,张大爷只能在晚上睡觉时将内导管取出。可这样一来,新的问题又出来了,早上醒来时张大爷的喉部痰液非常多,且无法正常排出,“用吸痰器吸出来都是带血的。”

  而在白天,因要不断地吸痰,何燕每到一处都带着重达几斤的吸痰器,随时都在观察哪里有插座。一看到爱人呼吸不畅,哪怕是在地铁上,也是马上下车立即为爱人吸痰,“这种生活哪有质量啊?”全家人都希望能解决导管的问题,但一时没办法解决。

  张大爷的痛苦,让爱人何燕很无奈,“都没有希望了,没办法解决了。”

  但是,何燕又不忍看着老伴难受。上周六,何燕带着张大爷来到成都市五医院,“我们通过病友买了一个12号的导管,希望五医院的医生能帮忙安装。”夫妻俩来到耳鼻喉科住院部,当天恰好是兰小娇医生值班,“小兰医生很温柔,她马上请我们坐下,并为我们做检查。”

  何燕回忆,兰小娇为张大爷尝试安装12号导管,最初同样因为喉部瘢痕安装不成功,“小兰医生一边操作一边问(张大爷)能不能忍受,能忍受的话她再试一试。”何燕说,张大爷紧紧抓着她的手,她感觉到他有些难受,但她还是鼓励老伴再坚持一下。中途,兰小娇又安慰病人,“我再努力一下,万一不成功咱们再换回10号导管,过段时间来做个小手术就能安12号导管了。”

  后来,兰小娇又多次利用石蜡尝试安装,“用了好几种方法,大约花了半小时时间安装成功了。”何燕回忆,也就那么一两秒钟,老张脸上绽放出笑容,指着喉部跟医生比着大拇指,“他感觉到呼吸顺畅了。”

  观察两天后,张大爷觉得他不仅能呼吸了,而且晚上睡觉不难受了,白天出门也不用再带吸痰器了。

  10月17日上午,张大爷和爱人一起来到医院,他多次抹眼泪,激动得双手颤抖着将锦旗送到兰小娇的手上,双手竖着大拇指久久不愿放下。

  何燕说,让她和张大爷感动的是,兰医生不仅解决了困扰病人许久的难题,更重要的是兰医生的态度,“她一直很温柔,脸上有微笑,让我们感觉很温暖,所以我们都说她是一心为病人的好医生。”

  来源:四川新闻网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张大爷给兰医生送来锦旗,激动得几次抹眼泪。 四川新闻网 图

  原标题:66岁大爷“哭”着送锦旗 “怒”赞成都好医生

  四川新闻网10月18日消息,10月17日上午,一位头戴鸭舌帽、身着蓝色睡衣的大爷,双手捧着一面锦旗来到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。他一边抹眼泪,一边用手比划,旁边的爱人补充说,“我们要感谢耳鼻喉科兰小娇医生。”

  大爷名叫张志明,66岁,是一位喉癌患者。送锦旗为啥哭了?原来,上周六张大爷到医院安装导管时,医生态度温柔和善并为他解决了问题,让他十分感动,今天特意去医院表示感谢。

  张大爷的爱人何燕说,他们一家是温江人,张大爷今年6月底突发呼吸不畅送到医院抢救,当时就确诊为喉癌。在成都一家医院做了全喉手术,在喉部安装了导管来帮助呼吸,“当时安装的是14号金属导管,呼吸问题完全解决了,只是不能说话而已。”后来,因为要放疗,金属导管必须换为塑料导管,麻烦就从这时开始了。

  原来,医生为张大爷取出14号金属导管后,同样型号的塑料导管却因为他喉部手术形成的瘢痕挛缩无法再安上,只能选择更小的10号塑料导管。但是,10号导管偏小,无法满足张大爷的正常呼吸,而且痰液分泌比之前多许多,尤其是晚上睡觉时更觉恼火,“出不来气,整个人像要窒息。”无奈之下,张大爷只能在晚上睡觉时将内导管取出。可这样一来,新的问题又出来了,早上醒来时张大爷的喉部痰液非常多,且无法正常排出,“用吸痰器吸出来都是带血的。”

  而在白天,因要不断地吸痰,何燕每到一处都带着重达几斤的吸痰器,随时都在观察哪里有插座。一看到爱人呼吸不畅,哪怕是在地铁上,也是马上下车立即为爱人吸痰,“这种生活哪有质量啊?”全家人都希望能解决导管的问题,但一时没办法解决。

  张大爷的痛苦,让爱人何燕很无奈,“都没有希望了,没办法解决了。”

  但是,何燕又不忍看着老伴难受。上周六,何燕带着张大爷来到成都市五医院,“我们通过病友买了一个12号的导管,希望五医院的医生能帮忙安装。”夫妻俩来到耳鼻喉科住院部,当天恰好是兰小娇医生值班,“小兰医生很温柔,她马上请我们坐下,并为我们做检查。”

  何燕回忆,兰小娇为张大爷尝试安装12号导管,最初同样因为喉部瘢痕安装不成功,“小兰医生一边操作一边问(张大爷)能不能忍受,能忍受的话她再试一试。”何燕说,张大爷紧紧抓着她的手,她感觉到他有些难受,但她还是鼓励老伴再坚持一下。中途,兰小娇又安慰病人,“我再努力一下,万一不成功咱们再换回10号导管,过段时间来做个小手术就能安12号导管了。”

  后来,兰小娇又多次利用石蜡尝试安装,“用了好几种方法,大约花了半小时时间安装成功了。”何燕回忆,也就那么一两秒钟,老张脸上绽放出笑容,指着喉部跟医生比着大拇指,“他感觉到呼吸顺畅了。”

  观察两天后,张大爷觉得他不仅能呼吸了,而且晚上睡觉不难受了,白天出门也不用再带吸痰器了。

  10月17日上午,张大爷和爱人一起来到医院,他多次抹眼泪,激动得双手颤抖着将锦旗送到兰小娇的手上,双手竖着大拇指久久不愿放下。

  何燕说,让她和张大爷感动的是,兰医生不仅解决了困扰病人许久的难题,更重要的是兰医生的态度,“她一直很温柔,脸上有微笑,让我们感觉很温暖,所以我们都说她是一心为病人的好医生。”

  来源:四川新闻网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南京治青少年癫痫的方法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